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平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8:14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平白癜风医院,江西如何治愈白癜风,平安白癜风医院,黑龙江能否根治白癜风 ,大宁白癜风医院,仪陇白癜风医院,浙江能否治白癜风

  

范雨素

  

范母(右一)整理女儿的读书笔记 楚天快报记者牛泰摄

楚天快报记者 牛泰

新闻背景

24日,北京家政女工范雨素在微信公众号“正午故事”,发表了一篇7000字左右的“自传”《我是范雨素》。这篇文章里,44岁的范雨素用朴实的文字记录了自己一家三代人坎坷的生活经历,但又深深透露出坚强、自爱、奋斗等难能可贵的个人品格。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,这篇文章就引来了10万+的点击,并在微信朋友圈里广泛流传。

■堂前的燕子飞进飞出,慕名而来的人们走进走出。

范雨素位于襄阳东津打伙村二组的家,热闹了一天。昨日下午4时30分,农家小院终于安静下来。

范母张先芝对记者说:“走的人告诉我,红菊(范雨素原名范红菊)出名的那篇文章其实是写我,你能念给我听听吗?”

听着记者朗读《我是范雨素》,80岁的范母思绪纷飞,往事说了一箩筐。

“离婚的女人命苦,我劝她别离婚她不听”

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,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。

范母:那多书没白看,写得酸溜溜的。她太爷爷是私塾先生,她爷爷喜欢读书,她爸爸喜欢读书,她几个哥哥姐姐也喜欢读书,家里的书太多了。上次漏雨,把一屋子的书淋湿了,我晒干了,现在堆在厨房里,引火用。

来北京以后,过得不顺畅,主要是因为我懒散,手脚不利索,笨。

范母:她要折腾,呆在家里,像她四姐一样当个老师多好。端过盘子,当过保姆,她过得苦。

我实在受不了家暴,便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襄阳求助。

范母:这个女婿我就见过几面,对他不了解,就想着小两口在北京打工,多赚点钱,好好过日子。她跑回来说要离婚,把我吓到了。她说她经常挨打,我就劝她,忍忍就过去了。我和她爸爸也经常吵架,但到老了就成伴了。看到她挨打受的伤,我的心被刀子割了一样。离婚的女人命苦,我劝她别离婚她不听。她离婚,全家人都不同意,就她二哥同意。最后还是离了,一个人带两个娃,苦啊!

“她脾气倔,改名字,只好由着她”

她在14岁那年,因能说会道,善帮人解决矛盾,被民主选举为妇女主任。

范母:红菊记错了,我是18岁当的妇女主任,一直干到50岁才退休。虽然我不识字,但我当妇女主任可是一把好手。我在厨房做饭时,有人跑我家里来说谁家吵架了,我丢了饭铲就跑去协调,谁对谁不对,道理一摆,说得他们服服帖帖的;我在地里干活赚工分时,广播一喊,我丢掉锄头就去会议室开会,研究村里的大事。除了书记和队长,就是我了,我是“三把手”。我当妇女主任,老当模范,常去武汉开会。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,没有一个说我不称职的。

我对父亲的印象,就是一个大树的影子,看得见,但没有用。

范母:这她说得不对,她爸爸咋没用?我和她爸爸是娃娃亲,我们是1960年结的婚,她爸爸以前当过空军,长得也一表人才。1962年,她爸爸支援农村建设才回老家的,他上过军校,不回来也是个军官。当年,我们村里的拖拉机,没人会开,书记急得团团转,她爸爸一坐上拖拉机,拖拉机就跑起来了。她爸爸就是不好说话,但对这个小闺女看得很重。1999年,她爸爸死的时候,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小闺女。

便自作主张,改了名字,管自己叫范雨素。

范母:她改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气得很。三姐妹,一个桂花,一个梅花,一个菊花,生闺女就盼着她们像花一样,这多好。叫啥雨素,雨素是啥意思,听不懂。她脾气倔,改名字,只好由着她。

“之乎者也,有啥不好,那是偏见”

身上倒添了很浓的文人气息,不修边幅,张口之乎者也。

范母:之乎者也,有啥不好,那是偏见。我当过干部的,我晓得,只有多读书才有出路。做农活,到了啥岁数,想做都能做。读书就不行了,上了岁数再读,就没用了。是我鼓励她哥哥多读书。我听上午来的人说,她把哥哥写成是“文疯子”,这也不对。咋是“文疯子”呢?她哥哥还不是一样会做农活,她哥哥还懂技术,为了多赚点钱给我重孙子,现在跑宜城养猪场当电工。

给大哥哥找了一个如春天的洋槐花一般朴实的妻子。

范母:老大媳妇好,我们婆媳从来没拌过嘴。老大媳妇不管钱,只管带娃子,做农活。我现在跟着老大过,只有我、老大媳妇和我重孙子呆在家里,其他人都出去打工了。

一次次希望,一次次失望。母亲从来没有放弃过。

范母:我的大闺女命苦,我对不起她,家里穷,假如有钱,也许病能治好。大闺女死的时候,我哭了几天几夜,眼泪哭干了,就不哭了。

“红菊就是心思重,还没参透活着是为了啥”

在十二岁那年的暑假,我不辞而别,南下去看大世界。

范母:红菊出走,我们找了几天几夜,我的头发都急白了。她回来了,我想打她,但看她那个样子,心一下就软了。回来以后,看她情绪不对,我就琢磨着给她找点事做。她喜欢读书,我就让她二哥给她找了个当老师的活。她应该是14岁当的老师,语文、数学都教,换了3所学校,当了六七年老师,后来又跑北京去了。

小姐姐找了一个没上过一天学的男文盲,草草地打发了自己。

范母:啥才子,啥文盲,夫妻过日子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她四姐当老师,四女婿老实本分,日子平平淡淡地过,比啥都强。红菊就是心思重,还没参透活着是为了啥。她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小哥哥在深夜里,在汉江二桥上一遍遍徘徊

范母:她二哥最聪明了,上了师专,当过校长,在教管会也当过干部。只是犯了错,哪个人不犯错呢?我劝他不要怕,熬一熬就过去了,她二哥听了我的话。

“只要我在,我就是她的家”

这个时候,我已明白,我没有家了。

范母:咋没有家?只要我在,我就是她的家。哪个家,没有个家长里短的事,她大哥哥只是生气,她没听话,离了婚。红菊心思重,想多了。读书是好,但有时候书读多了也不好,想问题,容易走火入魔。

我运气好,我做育儿嫂的人家是上了胡润富豪排行榜的土豪。

范母:啥叫胡润富豪排行榜?是不是很有钱。红菊告诉我,她现在一个月能赚四五千,主人家对她也很好,上哪旅游都带上她。我就告诉她啊,要知恩图报,要把别人的娃子当成自己的娃子来照看。

非要折磨农民工的娃子?

范母:她想偏了一点点。虽说将军的儿子是将军,木匠的儿子是木匠,几千年都这样,但只要自己努力,木匠也可以当将军,不能怨天尤人,要努力,努力可以成为人上人。

“不要她做啥,只要她好好的”

我每天都使劲这样想,我的心里疾病没有恶化。

范母:红菊生病了,怎么不和我说?啥叫社交恐惧症?你打下红菊的电话,我问问她。(得知女儿范雨素关机,范母着急地在房间里踱步,一番劝慰后,她坐下继续听记者朗读《我是范雨素》。)

我只能在这里,写下这篇文章,表达我的愧疚,我还能做些什么呢?

范母:不要她做啥,只要她好好的。今天来了这么多人,都说红菊出名了,麻烦记者转告她,名气不能当饭吃,当好月嫂带大娃子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吉林治好白癜风